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运营商提速降费还挨骂考核制度成降价壁垒

时间:2018-11-25 18:06:4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运营商提速降费还挨骂 考核制度成降价壁垒

提速、降资费,李克强总理在517前夕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向通信行业提出了要求。而原本运营商每年517都会为庆祝世界电信与信息社会日而推出的一系列优惠措施也被大面积地解读为总理一句话而导致的降价促销。

总理再次针对速和资费的表态引发了业内外热议。不过从实际情况下看,我国的电信资费近几年一直在下降中,宽带速也在逐年提高。工部信副部长尚冰在15日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三年来

运营商提速降费还挨骂考核制度成降价壁垒

,我国流量资费水平下降了约60%,固定宽带资费水平下降了约30%。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这次三大运营商的措施应该算是个跃进式的变化,将本来应该做的事情提前了半年,未来提速降费仍有空间。

陈金桥认为,从现在看来,宽带中国战略2020年的目标将至少提前三年实现,不过这需要有配套的政策支持和运营商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用户不满意

在广大用户为总理叫好的同时,运营商一如既往地遭受外界的批评。

在5月15日三大运营商相继公布提速降费措施后,新浪科技发起的《运营商割肉你满意吗?》调查结果显示,截至5月17日18时,在参与调查的10多万用户中,近85%的友对运营商的优惠幅度并不满意,认为运营商此次资费调整行为是换汤不换药、新方案诚意不足。

其中夜间流量需求不大、拿过去已经实施的优惠出来忽悠总理、部分优惠项目看起来很美但门槛太高等,是被广大民吐槽最多的几个方面。

针对吐槽,运营商人士也有话要说:拿夜间10元1G全国流量套餐来说,有需求的不在少数啊,的哥的姐、医务人员、保安、车站、机场工作人员、24小时店,球迷你不用有人用,有啥好抱怨的呢?波峰波谷定价规则大把案例,电价还分个忙时闲时,红眼航班不也是这样吗?

此前4月份新浪科技发起的调查结果还显示,运营商当前的资费套餐与用户的期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用户对资费和速的不满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运营商冤不冤?

运营商被批资费高和垄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不过这次在总理引爆速资费话题后被批的更狠了一些,许多电信行业的人士则在各种平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希望通过自己的解释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我国电信资费其实没那么贵,而且运营商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首先在资费方面,我国近年来是一直处于下降的通道,而且未来还将继续下降。

说到资费,大家普遍会拿国内资费与国外以及港澳台的资费进行对比。例如中国移动香港的资费屡次被拿出来片面曲解,但实际情况是内地与香港资费相差不大,此前报道的媒体将香港的优惠价格与内地的标准资费进行对比,而且在计算香港的套餐资费时忽略了诸多附加费用。

另外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2012年调查结果,当时我国的移动数据流量费用占人均国民收入比重为2.67%,在调研的110个国家中列57位,居于中间位置。而2014年IUT《衡量信息社会报告》的数据显示,我国移动宽带资费下降明显,其中后付费宽带资费占人均国民收入的比例在166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104位。(由高到低排序,排序越后资费越低)

2015年3月完成的一份全球运营商抽样结果表明,以主流的1GB和2GB流量包为例,中国移动流量价格低于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主要运营商40%-70%。同样的1GB、2GB流量包,以人民币计价,美国ATT分别收费155元、248元,英国Vodafone分别要92元、138元,中国移动则分别收费50元、70元。

而屡屡出现的天价国际漫游费运营商人更是觉得冤枉。据运营商人士介绍,国际漫游资费都是漫游目的地与国内运营商谈判出来的结果,费用基本上都是漫游目的地的运营商收取。而且用户在到达漫游目的地后,国内运营商都会发送短信提醒当地的具体资费情况,而且由于费用是由漫游目的地的运营商来计算,因此费用很难实时对用户进行提醒。而517之前传出的安徽电信用户1万6千多元漫游费被免除的消息更是招来业内的骂声,虽然后来电信方面澄清只是暂时不对该用户做停机处理。

专家解读为何资费难降

作为国资委下属的重点央企,三大运营商背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和利润的目标,完不成任务则意味着业绩考核不过关。而最近的现实也表明,在受到移动互联及OTT的巨大冲击的情况下,在营改增及压缩营销成本的影响下,运营商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利润持续下滑,今年一季度更是罕见地出现了三大运营商利润同时下滑的局面。

著名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表示,如果不改变这种考核模式,快速地提速降费只能是个伪命题。这样可能就出现像这两天电信业内流传的一个段子总结的结果:总理猛轰油门,工信部猛挂空档,住建部、财政部、中组部、巡视组、国资委踩着刹车不放松、央视等开着空调吹冷风,听到运营商这三个发动机轰鸣,但老百姓感觉没挪地方!

电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则表示,降价这事不能依赖于总理一句话后立马就能实现,作为上市公司,三大运营商的一切行为都得按市场规律办,行政命令只能表态;只有尽快采用更加先进的技术以降低成本,同时增加用户数以实现规模运营才行。另外还需要国资委保证降低利润等业绩指标。

采用更先进的技术会带来更快的速,如4G的理论速已可达数百兆,但新技术普遍更新换代比较快,我国在2013年底才刚刚发放了首批4G牌照,但行业已经在向5G招手了,据预计,5G商用时间可能会在2020年。这意味着运营商们需要在这几年之内至少将4G投入的成本回收回来,然后再为5G展开新一轮的投入,而这些高昂的成本显然也要由最终用户来承担。

针对这些困境,吕廷杰指出,运营商还可以考虑部分采用后向收费等商业模式,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有些愿意或者应该为用户上购物、聊天等付费,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下实现电信资费下降的目标。